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九猪一象

放得下,不执著,不矫情;不附风雅,无谓学问,随和处世,自在人生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还记得《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》这首歌吗?(〔原创-世事点评〕  

2012-01-11 21:30:35|  分类: 原创-世事点评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还记得《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》这首歌吗

原创-世事点评 

别唱我写的《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》(凤凰客〔引用-海外来信〕) - 凤凰客 - 九猪一象

图片来自网络

   

    还记得一首慷慨激扬、脍炙人口的革命歌曲《全世界无产者联合来》吗?这是一首红歌, 一首大合唱歌曲,词曲都是那么的豪放铿锵,曾经激励着一代人闹革命,联合起来去战斗。可是今天,再也听不到她的声音了。是全世界没有无产者了吗?还是联合不起了呢?

老同学的一封海外来信,转载别唱我写的《全世界无产者联合来》”(见附件)这篇文章。讲了曲作者瞿希贤的故事。这个故事,居然和“负罪感”这个词有关。就让我们听听老的心声吧。

附件: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别唱我写的《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汪义晓

别唱我写的《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》(凤凰客〔引用-海外来信〕) - 凤凰客 - 九猪一象 

 图片来自网络

 

我们这一代生在红旗下,长在红旗下50后,都会唱一首歌——《听妈妈讲那过去的事情》,自然就记住了曲作者的名字——瞿希贤(词作者为管桦)。这首A-B-A段体的歌曲,尤其以优美、妙曼、辽远的旋律,影响了一代又一代青少年——毕竟,音调是可以独立审美的,歌词倒在次要了。

20083月,瞿希贤女士病逝。10月,我在学术刊物《黄钟》上编发了他的同学、人民音乐出版社编审秦西炫先生撰写的纪念文章《我认识的瞿希贤》,文中内容使我愈发对瞿希贤敬重了。我记起了这么一件事,上个世纪60年代我上初中时,集体学唱一首瞿希贤谱曲的混声合唱——《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》(光未然词)。山连着山,海连着海,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……红日出山临大海,照亮了人类解放的新时代,看旧世界,已经土崩瓦解,穷苦人出头之日已经到来,已经到来。唱得热血沸腾,激情满怀,笃定中国就是世界革命中心,就是救世主。当时,这阕歌曲影响极大,甚至被誉为第二国际歌。唱着唱着,就唱进了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,号称无产阶级先锋队的大佬们并不因为你写了第二国际歌就厚待你,瞿希贤被抓走了,关了67个月——就像民族社会主义德国工人党、即希特勒的纳粹党的党卫军冲锋队抓走犹太人投入集中营一样。

改革开放以后,瞿希贤做了深刻地反思。秦西炫在文章中写到:以后我和瞿希弦的谈话,常是对过去一些事的反思。一次,她说最近看了一个材料,知道大跃进年代全国饿死几千万人,心里很难过,并具体说及那年月她曾在甘肃省一个县里体验生活。这个县不具备条件建红旗渠那样庞大的水利工程,但为跟上大跃进的步伐,硬是上马硬干。县领导请她写一首鼓干劲的歌,瞿写了并在工地上大唱起来。以后得知这个工程不但全部瘫痪,加之自然灾害,粮食无收,更是饿死了许多人。瞿说:我写了不止一首为大跃进鼓劲的歌,心中有一种负罪感!’” 

秦文写到,2005年,瞿希弦作品演唱会在北京举行。当观众起立高喊唱《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》时,瞿希贤坚决制止了。事前,她就跟指挥打过招呼:不唱此歌。而且,她在自己的歌曲集《飞来的花瓣——瞿希贤合唱作品》中收录此曲时,格外注释:收入此集作为历史足迹  

然而,在音乐界乃至文艺界,有这种负罪感的并不多,勇于将自己的作品当作历史足迹的更是凤毛麟角。君不见,大大小小的红歌会还在起劲地唱着,为的是提起精气神儿;形形色色的样板戏还在演着,为的是回忆火红的年代”——许多人依旧活在人为营造的幻觉里。

别唱我写的《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》(凤凰客〔引用-海外来信〕) - 凤凰客 - 九猪一象

图片来自网络

然而,时代却是变了。

全世界无产者没有联合起来,全世界资产者倒是联合了起来,世界500纷纷涌入中国,带来资本、科技、经营理念,引爆了繁荣;而中国原先那些无产者及其后代,不少也摇身一变成了既得利益的资产者,顽强地抗拒着一切政治变革、坚决地镇压着一切异见。
  
旧世界并没有土崩瓦解,倒是以苏联为核心的社会主义阵营分崩离析了,向着各国国内大多数人民应允的、与原先决然不同的方向进化,印证了金观涛先生关于20世纪最大遗产之一是社会主义尝试及其失败这句话。

南京大学景凯旋教授曾说:这样的现代性实验我们是太清楚了,每个人都被纳入一个共同的历史目标,没有任何个人生活空间。文革的历史更是记忆犹新,它所宣称的人的解放就是人的奴役,群众运动就是群众专政,贫困和恐惧成为生活的常态,所谓历史的主体实在是天方夜谈。如果说文革真有什么世界意义的话,那就是没有人可以以牺牲千万人的幸福来实践个人主张。(见2010《随笔》第5期景凯旋撰《另一种东方主义》一文)

显然,瞿希贤女士身前明白了这一点。仅此,就值得我们深刻缅怀这位禁止再唱《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》的作曲家——尽管我始终认为,音调是可以独立审美的。

瞿希贤,女,作曲家。上海市人。1919923日生于上海,逝世于2008319。自幼爱好音乐。1944年毕业于上海圣约翰大学英文系,194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。1948年毕业于上海音乐专科学校作曲系。曾任北平艺术专科学校讲师。曾从师于弗兰克尔(德籍教授)、谭小麟教授等。建国后,长期在中央音乐学院音工团和中央乐团创作组工作。历任中央音乐学院音乐工作团、中央乐团作曲,中国音乐家协会第一至三届理事、第四届副主席。中国电影音乐学会顾问、中国音乐家协会儿童音乐学会名誉会长。

来源:博客中国

别唱我写的《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》(凤凰客〔引用-海外来信〕) - 凤凰客 - 九猪一象

图片来自网络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12)| 评论(2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